【大逃杀官方剧情】Intermezzo 之章

这是幕间发生的故事。红暮决定要挽回自己的声誉。而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有黑手伸向了红杀组织……!

×免责声明×

——————————

本系列文为大逃杀的官方创作,所有的原创人物以及设定的版权归ACFUN大逃杀制作组『无名机关』所有。

鉴于大逃杀游戏中也有很多版权作品的提及以及致敬,本系列文中不可避免出现的来自其他版权的人物和设定,归属于它们对应的所有人。

另外,本系列文可能会包含角色性格崩坏或者对引起对角色的印象崩坏的内容,也会出现无厘头的恶搞以及各种捏他,对此不适应者请立刻退出。继续在虚拟幻境中屠杀沙包去吧。

看不懂文章的或者对文章中某些语焉不详的细节感兴趣的,没关系,这一章并不是唯一的内容。一切最后都会圆起来。

『AC大逃杀就没有啥太严肃的世界观。』——By 冴月麟

『将那么多世界观都连起来真的好么』——By 普通的机战玩家

『认真你就输了。』——By ACG_Xilin

以上。

 

Chapter:Intermezzo

Cross Vision:红暮

~金龙通讯社 CEO办公室~

——林无月死亡后第二夜——

湾城的深夜是美丽的,尤其是在城内最高的高楼的顶层往下看的情况下。

然而对于红暮来说,她现在暂时没有那个心情。

在确认四下无人后,红暮打开了自己办公室长桌下的抽屉。

里面都是各种文件,文书以及文具,红暮将抽屉拉到了底,手往下一动,整个抽屉随着这个举动凹了下去,露出了隐藏的夹层。

里面有两件她很在意的物品。

其之一是一把匕首,是前几天单枪匹马入侵红杀总部如入无人之境的那个时空特使的协力者留下的物品,红暮已经让自己手下的工程师们全部调动,从匕首上提取了指纹和汗液,但是没有什么特殊的结果,或者说,工程师汇报的结果本身就不清不楚,如果不是红杀的工程师都是三脚猫(可能性不大)的话,那么看起来的确这个入侵者不是平凡人。

其之二是一盒微缩磁带,这玩意来头倒是真的不小,是上次林无月拜访红杀总部之后,红暮在一次整理办公室的时候从沙发垫子下找出来的物品。然而她面对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不知道怎么播放这玩意。

红暮自身绝不是浅薄之徒,她拜托了自己的各种关系网,尝试找到一种能播放这样特殊的磁带的播放器,说是要拿来做收藏之用。然而最终绕了一大圈回来还是发现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这样的东西。

留有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的痕迹的兵器,以及使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的工具做出的磁带。

红暮只能得到一个结论:看起来自己也需要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帮助了。

除此之外,红暮对新接管林氏工业的那个年轻女性,保有着一种天生的不信任感。

别的先不提,一个卒年撑死30岁的女性,竟然有一个表面看上去十七八岁的私生女,这本身就很魔幻。更何况根据红暮的了解,林无月是典型的中产家庭生人,理论上也不太可能十一二岁就有后代。更魔幻的是,明明这么明显的问题,整个林氏软件工业没有一个人表达出异议,就连八卦都没有。

红暮的立场,决然是不能和这人当面对质的。而这个自称『林岁星』的女性,能量之大令人不能想象。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将这两样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品藏在金龙通讯社而不是红杀总部的原因。

那么剩下的,就是到哪里去弄到这帮助了。

她仔细地回想着那次入侵,以及被迷之力量打倒的自己当时听到的,来自于那个协力者的话语。

“这种胜利本身就不光彩,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再说吧。”

话倒是说的轻巧。这么想着,红暮感到无名火起。

然而,目前唯一能得到这个世界之外帮助的地方,也就只有那里了。

一番权衡后,红暮将那个隐藏抽屉重新归位回了原来的位置。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和自称『时空特使』的那批人建立联系呢?

显然地,自己并没有任何可以定位到他们的方法,如果主动通过登报等方式进行挑衅或者寻找,很有可能会被林岁星的人注意到,理论上这批人还是她的雇主,如果真的问上来,她还真不太清楚该怎么解释。

话说回来,将这两样东西藏在表界的金龙通讯社,而不是红杀的将军办公室,也有这样的考虑在里面。

那么,可行的办法也只有一个,就是可能和时空特使的人产生的唯一交点——大逃杀虚拟幻境游戏内。

嗯,第二天就去做吧,红暮这么想着。拖拉并不是她的风格。

End Cross Vision:红暮

 

Cross Vision:芙蓉

~湾城城外 冈山 李府别墅~

说起冈山上的李家,湾城的普遍认知是那是个文人家族。不管是上届家主『李朗明』,还是这届家主『李天明』都是很有名的作家(虽然说实话,上届家主和这届家主的写作题材差别巨大,连受众群都不一样了)。就算是这届家主的妹妹『李地枢』,也在12岁时自导自演了反串角色,让话剧协会的那批人惊为天人,成为了演艺界的童星。可惜,这一家的家主通常卒年都比较早,然后拜此所赐新一任家主就越来越年轻。所以谈起17岁就继承了家主的头衔的李天明,很多人除了赞叹其的才能外,也对这家的未来表示担忧。甚至李天明从国外赶回来继承了位置的第二天,就有人为她张罗起了亲事,令人哭笑不得。

很多人认为,李家的异常情况是因为家族内显才过丰,触怒了什么神灵,而降下的诅咒。

实际上,并非如此。

这一家从来就是『红杀』的分家之一。家族内有才人众多,也是经过培育和选拔后的结果。确切的说,李家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保住『红杀密传』这个头衔,用于在『红杀』组织因为突发事件无法运作时掌握大权。当然,没有突发事件的时候,他们就是那『不存在的一员』,就连红杀高层以下的成员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不用多想,上三届『红杀密传』就是因为在谍报过程中出了岔子着了道而一个个报销的。

而现在这个『红杀密传』的头衔就落到了李天明的头上,因为她的确是李家尚存活的最年长的成员了。除此之外,红杀内部一直就没认为李天明的妹妹有足够的魄力和英气接过这个重要的头衔。(更不用提她当年才12岁了)

所以,李天明从17岁那年开始,就同时被授予了『红杀密传 芙蓉』的头衔,到现在为止已经快有两年了。需要使用到她的场合一次都没有,直到几个月之前。

说实话,芙蓉并不觉得有什么人能有那么高的能量直接请出红杀的顶头将军红暮来做事情。而且,作为红暮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芙蓉知道红暮不是那种『纯拿钱』就能收买的人。所以,当她知道林无月雇佣了红暮和蓝凝作为某个虚拟游戏的保镖的时候,她是一笑而过的,认为这是红暮自己的『娱乐』而不是工作。红暮后来也和她说,这工作简直是躺着挣钱——自己在游戏中一开场就有强力的武器和防具,和游戏中历经千辛万苦解禁后杀到她面前的玩家相比,红暮实在不觉得面前的玩家是什么威胁。

“见鬼,万一我错手下手太重将他们弄死了,我怎么向林董事长解释。”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当然,游戏毕竟是游戏,红暮不能离开无月之影,也无法使用任何发给她的武器以外的武器和物品,面对着各种打了强化,吃着补给被加着各种BUFF的玩家,红暮的胜算也并不大。然而这对红暮来讲当然不是坏事,反正这个世界里面就算被杀了也就是被踢出虚拟实境,大概不会对大脑或者其他器官造成损伤。

所以,当芙蓉那天在信箱的夹层里面发现了标有龙虎徽记的令牌的时候,她是很惊讶的。一般来说,这代表红暮和蓝凝二人之一(好吧,严格的说这个令牌只限于总当家使用,然而红暮又怎么可能将蓝凝的生命安全放在一边呢)出了问题。

那个夜晚,红暮果然拜访了李府。

在芙蓉看来,虽然信息是蓝凝被身份不明的人拐了去,但红暮似乎对她还有所隐瞒,说白了就是蓝凝的状态很明显没事,但是红暮仍然要求芙蓉提高警惕。虽然芙蓉心想的是“你自己都看不出来是在警惕为什么让我保持警惕”,但她知道红暮不会夸大事实。

既然蓝凝被抓走了并不是要保持警惕的事情,那么有没有可能红暮正在警惕的是此之外,连说都不能说的事情呢?芙蓉自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毕竟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的确需要提高警惕了。

当然,提高警惕这个状态,并不是让她凌晨两点就坐在电脑前面的理由。这是因为她在两个小时之前接到的电话。

“芙蓉,我大概三个小时后可能会出门,这次出去虽然不是任务,但是我要面对的对手很可能拥有着远高于我的力量。”

“于是要我跟踪过去么?”芙蓉表示迷惑不解。

“不需要,对手并不是敌人,你要是跟过去的话没准对面将我们先当成敌人了。”

“不过,只要我人不在那里就行了吧。”芙蓉很快领会到了红暮的意思。

“没错,这次出去我会在身上带上记录器,三个小时后发生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了,而红暮刚刚出发。

芙蓉叹了一口气,拿过了身边的Monster能量饮料就闷了一口。

从自己妹妹房间冰箱里面“偷拿”的,明天出门的时候给她捎一盒回来吧。

End Cross Vision:芙蓉

 

Cross Vision:亚玛丽欧·维拉蒂安

~圣格拉迪斯学院 时空特使二部办公室~

亚玛丽欧看着手里面由林苍月递过来的报告。

就在最近的一局大逃杀虚拟幻境中,常年呆在无月之影的红暮这次竟然主动出击,而且在杀死的玩家身上留下了杀帖。

“我想寻找真正的战斗,特此要求和那天击倒我的那个孩子来一场rematch。”

亚玛丽欧面无表情地将那句话读了出来。

她的身边,蓝凝吐了吐舌头。

“姐姐这是无聊了吧。”

“无聊可能是其次,找我们可能是主要目的。毕竟林无月的死是高于这个时空帧的人做的,这个随便想一想就能想出来。要我说,对面做的这太低级了。12岁生孩子,他们骗谁啊,哈哈。”亚玛丽欧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那么静流小姐,接受这个挑战么?”

“当然要去,和那个将军一对一打,没有失败的可能性。”坐在房间另一侧的静流收起了手上的读本,然后一瞬间就换上了全副武装。

“就怕那个将军手一挥突然从身后冒出一个编队的特种兵来。”林苍月摊了下手。

顿时,他就被三道火热的目光聚焦了。

“姐姐才不是那么低劣的人。”

“听好了,人家是有求于我们。”

“就算她们来一个编队,也能全部打倒。”

“好了好了,我这是开玩笑,你们这些女孩子别盯着我看,怪奇怪的。”林苍月头上冒出了冷汗,开始一步步后退,“你们没意见的话,我就要黑入系统写回复了。”

“嗯嗯,去吧去吧,地点定在……”亚玛丽欧随便解下了腰上别着的终端,随便划拉了几下。“冈山第二车间,那地方我们应该能用。”

“唔?那地方的确是和地枢妹妹的家很近来着……”蓝凝若有所思。

“另外,苍月,记得发完消息后立刻去那里布置现实遮蔽系统。然后立刻回来看家。”

“看看这人吃人的世界啊,就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OP就被留下来看家,这世界真是残酷啊。”林苍月唉声叹气地走出了房间。

“说什么笑话,这里的人就他能力最强。”亚玛丽欧摇了摇头。“明明就是懒。”

End Cross Vision:亚玛丽欧·维拉蒂安

Cross Vision:芙蓉

~一个小时后·冈山第二车间~

红暮想象过了各种图景,然而就是没想到来的竟然有蓝凝。嘛,虽然早就知道她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看到了实际的活生生的蓝凝她还是很高兴的。

“我觉得问什么你有没有饿着之类的问题已经多余了。”看了蓝凝的反应和脸色,红暮不禁苦笑,“你这明明是此间乐,不思蜀也。如果你和这些人走的这么近,我还怎么能和他们寻求帮助啊。”

“还是老姐懂我,不过说实话,为什么现在想到向他们寻求帮助了?明明是他们一直在寻求我的帮助才对。”

“就你话多,”轻巧地回避了蓝凝的问题,红暮看了看她身边的亚玛丽欧。

“不,你不是那天那个孩子。那天那个孩子没你这么高,是个真的『孩子』。”

“哦,当然,我只是时空特使这里的负责人而已,亚玛丽欧·维拉蒂安,请多关照。你的妹妹是个有趣的人。”

面对着亚玛丽欧伸出来的手,红暮无奈地握住了,“你也蛮奇怪的,真正的敌人的话,应该在手上涂上毒再自我介绍吧。”

“然而我们肯定不会是敌人的,你我都知道这一点。而且我也知道,你见我是首要,和静流对打是其次,对吧。”

“其实和她对打是主要的,毕竟被比自己年龄小的女孩子一招击倒,这实在是让人英名扫地……”红暮停顿了一下,“还是说所谓的能力者就是不可战胜么?”

“虽然我不认同这一点……毕竟我自己的能力就不能用于效率实战——”亚玛丽欧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来自于车间另一侧的声音打断了。

“——但是你的对手可是很强的。” 随着这一句话的宣告,车间尽头的三盏聚光灯一齐打开,照在了那位金色的少女身上。

“时空帧#40762最后的守护者Guardian,Cat’s Hand Seven,风卷的静流,参上!”

随着她的大声宣告,从聚光灯的两边竟然还喷出了两股明显是由干冰做出的蒸汽。

“去,这样我不就成了被超级英雄制裁的大坏蛋了么——这是你的馊主意吧,蓝凝!” 红暮用手指着早就和亚玛丽欧一起撤到车间二层的某个房间中的蓝凝大喊着。

当然,不用大喊,蓝凝也听到了。

“哎呀哎呀,做的太过火了啊,静流也是,林苍月也是,这样不就一下就知道是我的主意了么……”

看起来蓝凝和亚玛丽欧都不会插手这次决斗了,很好。红暮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车间那边的少女。

“看起来身材很瘦小,那么速度会很快……从已经得到的视频来看的确也是如此。对面可能是能力者,但是能力是什么不清楚,蓝凝也没给我剧透……那么如果是纯以速度为优势的话,就用那个计划吧。”

“先说一句,公平起见,就算你是能力者,也别用能力直接将我一下击晕了,那个没意思。”明确了自己的战术,红暮首先发了言。

没想到的是,对面的少女点了点头,“我承认上次的确对你很不公平。”

意外地好说话,红暮这么想着,然后是战略的下一步。

她手一抖,已经从衣服下装甲的夹层里面抽出了一截短剑。那截武器立刻延长成了一把长剑。

“鉴于我们都是血肉之躯,这里也不是虚拟世界,就别用火器了吧,你要是没有火器之外的武器的话,可以拿我这把。”说着,她将那把剑丢了过去。

“…………那么我要用这个交换。”静流飞身一跃接住了那把剑,然后从衣服里面抽出了一把匕首丢了过来,“这样就扯平了。”

看着面前的少女抽出了第二把短匕首,红暮一下就知道了少女本来的打算。

——不使用双左轮手枪,所以就用两把匕首么,还是在近距离速度优势啊。

楼上,蓝凝倒是看出了什么。不过是亚玛丽欧先说了出来。

“那把剑很重吧。”

“啊,那是我们红杀训练用的重铁剑,虽然比老前辈的剑要轻,但是也足足有五斤重呢。老姐的衣服下面肯定穿了装甲,不过就算没有装甲,我们红杀的人都知道怎么用那个剑——但是话说回来,解说的太多会死,我就不帮老姐立flag了。”蓝凝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直接不说话了。

“好好好,不解说不解说,看戏看戏。”亚玛丽欧苦笑着看着楼下的二人完成了交换武器的动作。

“然后我要先攻了,看招!”红暮从装甲内抽出了第二把重铁剑。然后直接用剑拖着地面就飞奔了过来。

然而面前的少女丝毫没有动静,任由红暮从她的身侧冲刺过去。

等一下,她的身侧?

当红暮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中了少女一刀。所幸那一刀是砍在了自己脚部的装甲上。而从对面的反应看来,对面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哪个部分有装甲。

幸好不是透视能力,红暮这么思考着。但是这里的问题仍旧存在,对方的速度和反应力似乎都比自己要强。怎么样弥补这个差距会是很重要的问题。

红暮也没期待这第一招可以击倒静流。不过这第一招过去还没有思考出能压制她的方法,这一招的意义也并没有多少。

那么只能使用原先的战术了。红暮这么想着,借力奋身一跃,同时启动了盔甲上的火箭喷射器。从静流的头上空飞了过去,降落在了车间的另一侧。

这下二人的距离又有差不多一千米远了。

没有远程火器,又禁止了用能力直接伤人,静流要攻过来肯定需要再次拉近距离。而带着五斤重的铁剑,肯定会降低她的速度。然而哪怕能力者再厉害,肯定还要遵循能量守恒定律的。带着五斤重的重物,来回飞奔个几十公里,是头牛也要累垮,更别说面前这个身高只到自己胸前的小女孩了。而自己嘛,她是练过的。虽然她也没办法确认这么几十轮以后能不能撑得住,但是她很确定肯定是对面先倒下。

红暮是这么想的。然而她看到的事实却无情地击碎了她的想象。

只见对面静流丝毫没有犹豫,用铁剑点了点地面,然后立刻向红暮冲过来,速度一点不比刚才慢。

不好,防御!红暮将自己的铁剑往面前一送,硬是弹退了这次攻击。

对面的瞄准目标仍然是自己的小腿,看起来对面的战术也已经确定了。

红暮早就想象过对面用的各种可能的战术,包括让自己失去行动能力。人体的行动是很依靠腿部的肌肉的,只需要在腿部的某些地方划上几刀,就可以确切地瓦解他们的一切反抗能力。所以红暮出门前,特意拿上了强化过的腿部装甲。的确这样会让她在速度方面越加劣势,但是那优势一开始就未曾存在,红暮也就不关心了。

所幸,对面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也勉强在自己的反应时间之内。如果换是红杀的其他人,红暮倒是觉得她的确是能以一当百。

~与此同时·李府~

芙蓉已经看呆了。

从红暮身上的记录器上,芙蓉可以清楚地看到双方采取的战术和到目前为止的战况。红暮有一点说的对,对手的能力其实远在她之上。当然按照红暮的性格,她是不见到棺材不会流泪的。但愿她自己知道这一点。

~与此同时·冈山第二车间~

“都过了这么多招了,两边都没有优势啊。”蓝凝饶有兴趣地看着下面的战斗。

“你姐姐没有优势不就是对面的优势么,对面是静流啊静流。”

“然而就算是静流,体力也是有限的吧。被姐姐这么拖下去的话……”蓝凝若有所思。

的确,红暮的战术是完全建立在『体力差』上的。而万一体力差不成立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讨厌了。

而很不幸的,这场决斗的确是在往一个很讨厌的方向发展着。

红暮知道,如果让静流一刀或者一剑砍在自己没被盔甲覆盖的腹部,那么按照她的速度来看,受到的冲击力肯定是极大的。虽然故意露出破绽让她攻过来是一种可行的办法,然而红暮并不能保证她的反应可以超过静流的速度。所以她所能做的就是躲避对面的攻击,然后在场内利用内带喷气的脚部装甲进行高速移动,直到对手被累垮为止。

而如果在那之前,对面的试探性攻击打中了不被盔甲覆盖的腹部和面部,那么红暮觉得输掉决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自己估计要在医院里面躺个几天了,俗话说箭在弦上,红暮实在不相信对面高速移动的少女会像直升飞机一样突然停留在原地不动。

不过,红暮最害怕的这个可能性,终究是没发生。

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一样,对于红暮最后一次的回避行动,静流并没有做出追击,而是突然在一阵烟雾中,消失在了红暮的眼中。

怎么回事?难道是想让我放松警惕,露出破绽么?红暮将信将疑地摆好姿势,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烟雾本身没有问题,并不是什么毒物,大概只是普通的水或者是蓝凝预先摆设的干冰什么的。然而人的确是已经不见了。

与此同时,楼上的亚玛丽欧采取了行动。她立刻抽出了手上的对讲机,说着什么。

究竟在说着什么,监听着的芙蓉竟然完全没听见。明明可以接收到蓝凝那里的声音的,但是现在听到的也只是杂音,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只看她的面色越来越凝重,直到最后将对讲机收回来为止。脸色都很难看。

然后,蓝凝的声音才被听见。

“果然我的眼睛没欺骗我么……”

“是的。”亚玛丽欧声音在颤抖,“而且我觉得,你姐姐的胜利估计是时间问题了。”

当红暮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出现在她的背后时,她也同样发现了对手的异样。

“看起来胜负已经决定了。”弹开这最后一次全力的攻击,红暮借着反作用力和用手撑地,摆正了身体。“虽然不知道刚才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觉得你还有体力能追上我了。”

“嗯,敏锐的洞察力。”静流借着手上的铁剑也落在了平地上。仔细一看,她实际上也是用铁剑的重量撑起自己。“刚才有人搅局,所以去处理了一下。但是理由不论,对于决斗到一半跑出去的逃兵来说,我的确已经败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支撑着少女的铁剑折为了两半,而少女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自己赢了。

红暮不禁这么想着。但是立刻另外一个想法就占据了自己的脑海。

自己真的赢了么?

少女嘴上讲着『有人搅局』,实际上车间外发生了什么,红暮是完全不知道的(大概在李府的芙蓉会知道,到时候问问她吧)。而且说实话,和她纠缠了大概半个小时,自己没有占领任何优势;而她收拾了搅局的人,花了不会超过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如此疲惫。红暮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其之一,不管她的能力是什么,收拾这些搅局的人肯定是用了能力,而且这段时间内能力对她造成了极大的身体负担。

其之二,如果使用能力会造成这么大的身体负担的话,那么刚才那三十分钟,她完全没有在使用能力,否则肯定已经趴下了。

两个综合起来,得出的结论只有一。就是这三十分钟,对面根本没出全力。

而自己却已经拿出了基本上是九成的资源,包括穿上了仍然是在试行中的动力盔甲,却只能和没出全力的年轻自己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打成平手。

从这个角度看,红暮决然不能说自己是『赢了』。

换句话说,能力者真可怕。红暮在内心不禁叹了口气。

话说那孩子不会被累死了吧,红暮突然这么奇怪地想着,运起喷气器,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结果差点撞在蓝凝身上。

“嘘……她只是睡着了而已。”蓝凝摆了摆手,“体内工厂可以通过一定的操控,消灭人的短期和长期记忆。但是那个用法……”她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少女,“听说严重的话会减寿。”

“体内工厂?”红暮有点不解,“那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

“我所知的就是她可以合成各种各样的药物,并且释放出来污染一个地区或者直接打给自己,比如给自己打兴奋剂,在场地上释放安眠药之类的东西。如果她真的想击倒你的话,在你靠近的时候往你的方向吹一口气你就要趴下。”蓝凝从腰间抽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掌上电脑模样的物品,读着上面的内容。

“蓝凝,那个玩意,难道是十几年前流行过的……”

“Pocket PC啊,时空特使内部似乎都用这样的掌上终端。不过似乎看起来很先进的样子。所以我缠着他们也给我配了一个。”

“然而蓝凝,这无法改变这个玩意在我们这里十几年前就已经过气了的事实。”红暮无可奈何地说道,“当然,这玩意如果只是外表像,当我没说。”

“好用就行,哼。”蓝凝嘴一撇将那个PPC收了起来。

“对了蓝凝,和你一起来的另外那个女孩子呢?”红暮看了一圈这么问道。

“是啊,亚玛丽欧刚才和我一起下的楼,怎么现在就不见了呢……”发现亚玛丽欧已经不见了,蓝凝耸了耸肩。“话说她就这样将我丢在这,是不是我和你一起回去……”蓝凝的话没有说完,红暮一伸手打断了她。

“我们这里也不安全,你呆在那里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我看你也蛮舒服的了。”

End Cross Vision:芙蓉

Cross Vision:红暮

看到亚玛丽欧揪着两个神志不清的人从车间的另外一个入口走了进来,红暮做出一个一切OK的手势后,就悄悄地关掉了盔甲上的记录器。

这样做当然是有原因的,第一是因为该收集到的东西已经收集到了,第二就是红暮看到的东西,她暂时还不想让芙蓉看到。

因为这两个人红暮认识。

灵翼Bishop』和『破石Knight』。分别是红杀的火器教头和冷兵器教头。而且两个人手上都携带有标志性的武器『飞虎双枪』和『飞翼刀』。那两样东西红暮当初在他们手下训练的时候天天看到,怎么样都能认出来,绝对没错。

“从他们身上搜出来了这个,我觉得你会感兴趣。”亚玛丽欧走上前来,将一份文件交给了红暮。

见鬼,我没有让人介入这次的比试决斗啊。红暮这么想着,然而她打开了文件后,文件上的每一个字像铁锤一样一个个敲着她的身体。

清君侧:

现有叛徒『蓝凝』,里通外合,欲对将军『红暮』不利。

……而『红暮』顾及姐妹之情,任由其作为而不加行动。

……『蓝凝』使用苦肉之计投敌,而后伺机刺杀将军;

……红杀断然不能落于敌人之手。

特命你二人,在今日夜,于冈山刺杀『蓝凝』

发令人:『顽石Quartz

“这……不可能……”红暮将文件合了起来。想递还给亚玛丽欧,却被对面的行动挡了回去。

“我可以保证这个是真货。”亚玛丽欧温和地说道,“而且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这个文件本身是怎么出现的。”

的确。先不说这种白话文式的写作手法是红暮第一个废除的东西,更在于这个文件上的署名者,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顽石』这个名字,要不是现在看到,红暮早就忘在脑后了。再加上这个人,是当年红暮的爷爷亲自下令处决的,怎么样也不可能再活在世上了。

然而,这份文件上的署名,和签章,明明确确是他的手笔。没有任何伪造的可能性。包括这份文件本身:其他红杀的成员可能会认为这份故意做作的文件是一个恶劣的玩笑,然而作为小时候看过自己爷爷签发过几百份这样的文件,决然没有认错的可能。

“这……不可能。”蓝凝摇了摇头,“我们的兄弟要来杀我?”

“似乎只是这两个人接到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命令,和你的姐姐肯定是没关系的。”亚玛丽欧侧过脸看着睡在地上的静流,“这两个人的记忆,她已经清理掉了。等他们醒来后你命令他们回去待命即可。他们二人只是接到文件就按照文件上的说法到了这里而已。也就是说,这份文件本身也许有问题。”

“文件本身不会有问题,否则我们都要着了道,”红暮转了转眼睛,“然而这种文件是要装在红色牛皮纸信封里面的,估计那个信封被人做了手脚。”

“我是不知道你们红杀的规矩。”亚玛丽欧做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而且说实话,我们不太好干涉你们的事情,将蓝凝接过来已经给我惹了不小的麻烦了。虽然是一个必要的麻烦。”

红暮开怀大笑,“是的,我觉得我妹妹的各种要求肯定连你这样的能力者都会头大几圈。”

“是的,你根本无法想象我是怎么样从每一个时间点找到各种限定手办和周边的。”亚玛丽欧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我的能力可不能帮我排队!也没办法帮我开人墙!”

“所以说啦,你直接穿越到厂家那里直接拿不就行了么,为啥还要亲自在同人展上排队买手办啊。”蓝凝抱怨道。

“蓝凝,我应该和你说过很多遍,从厂家直接拿大概是偷。你自己不想排队是你自己的事情。这是教养问题。”

“这个先不提,天马上要亮了,你不回去好么?”亚玛丽欧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同样的PPC,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

“问题应该不大,话说回来,你们有能够检测出能力者的手段么?”红暮摇了摇头,“最好是不要让被检测的人知道。”

“唔……我刚才还想说抽一管血就行了,但是如果你不要让被检测的人看出来的话……现在是不行的,不过……”亚玛丽欧将正想收起来的PPC重新拿了出来,按了几个按键后就凑到了嘴边。

“GA-04申请使用拟似妖精01。”

话音刚落,亚玛丽欧的身体就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具体的说的话,就是身高似乎高了一点,原先金黄的长发也变了银白。

“所以说你的能力是叫魂么?”红暮自言自语。

“不是啦,亚玛丽欧的能力是妖精同调,她只不过下载了一个专门为她制作的『妖精』而已。”蓝凝低声解释道,“一般的亚玛丽欧能做的的不多,但是他可以利用这些妖精做出一些非常厉害的事情哟。”

“…………总之现在可以了。你想看谁的能力?”

End Cross Vision:红暮

 

Cross Vision:施旭梓Lein

~三个星期前~

Lein走在校园内,他到现在都没相信自己今天竟然接了这么大一单生意。

一开始金龙通讯社的CEO金海鸣找到了他,让他设计一套代替装备的时候,Lein还以为这是导师布置下来的项目。结果见了面以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回事。

金海鸣的说法很简单,这个玩意交给专门的公司做肯定会很贵,而她看到了Lein在期刊上发的论文,才找到他的,这是一份正经的工作,并不是那种花拳绣腿的项目。

回到宿舍后,Lein仔细看了看需求,那是一身动力盔甲。

脚部,腿部,手部,腕部,腹部,头部。

里面明显要藏有各种功能。

“没想到堂堂CEO小姐竟然还有做超级英雄的喜好。”Lein暗暗吐槽。

吐槽归吐槽,但是实际上这个东西,很明显不可能在一个大学宿舍中做完。

就算使用学校的物理实验室或者工作室做这个玩意,最后也会被人轰出去。

所以在金海鸣一次验收的时候,Lein向她表明了这个意愿。

“那你到我家来做这玩意,怎么样?”金海鸣这么回答道。

当然,她是这么说了,也说自己会继续安排,结果不知道为什么,金海鸣在这两个星期内就断了联系,直到现在。

End Cross Vision:Lein

Cross Vision:红暮

~李府 大门口~

送走了蓝凝和静流后,亚玛丽欧跟随着红暮来到了李家的大门口。她们现在正坐在一个凉亭内,看着玄关门口的白发少女一边向褐发少女发脾气一边穿着旱冰鞋用的护具。

“唔,的确有反应。你想让我看谁?”亚玛丽欧低声问道。

红暮指着那个白发少女。“就她。”

“啊,仔细一看,蛮可爱的。”亚玛丽欧突然顿住了。

“果然是这样么?”察觉到亚玛丽欧的异动,红暮像是猜想被验证一般问道。

“嗯,那孩子是如假包换的能力者,而且能力是在差不多十四年前觉醒,仔细一看,时间上和令妹一样呢。”

“哇,连那个都能看出来么。”

“嗯,是的,至于是什么能力我必须回去分析后才能传送给你。放心,我们知道如何将信息传送到你的手机上的。”

“那真是帮了我的大忙,谢谢了。”

亚玛丽欧的表情一沉,“其实上,知道谁是个能力者,其实是一种负担。”

红暮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负担?”

亚玛丽欧狡猾地笑了一下,“做个思想实验吧,如果十四年前你突然发现你能不费吹灰之力举起你体重50倍以上的物体,你会怎么办?”

“那怎么可能呢,不过仔细想想,我大概会创造自己的独门武功吧。用大锤子砸人脑袋什么的……”

“好的好的不及格——”亚玛丽欧交叉双手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姿势,“所以你的思维太直,是不适合使用能力的,如果你觉醒了能力,无论那是什么,都会成为你一生要背负的『负担』。相信我,现在这样反而是个更好的选择。”

“然后,现在为了他人背负上这个『负担』的你,准备怎么办呢?”随着这追加的问题,亚玛丽欧像是知道红暮的想法一样,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红暮摇了摇头,看着白发少女踢踏着旱冰鞋像是蝴蝶一样顺着山路滑了下去。然后向那栋大宅走去。

~李府~

“红暮,我已经根据你的指示,将你的动作和那位少女的动作捕捉了下来做成了数据。”芙蓉这么说着,递给了红暮一张CD。

“那真是谢谢了。话说刚才看到今天丁香和你发脾气了,怎么回事?”红暮这么问道。

“啊,她嫌我偷喝她冰箱里面的能量饮料来着,仔细想想还不是你害得。”芙蓉指向桌子旁边的两个黑绿相间的罐子,“而且最后还转进到了那玩意一天喝两罐人会爆炸上面,我可是不相信什么饮料能一天喝两罐将人喝爆炸。”

“嘛,的确有人一天喝了四罐能量饮料结果心脏病发那样,虽然我们是没这危险但是那玩意还是少磕为妙。那么我刚才听你要去补偿她?”

“是啊,这不是现在就要出门来着么,难道红暮你有其他打算?”

红暮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用金海鸣的身份指示秘书去买数箱Monster饮料发给员工,并且捎两箱到李府上,作为庆贺其家主新作发布的赠礼。

“这样就搞定这件事了,然后我这里有事情要拜托你……”

听完红暮的事项后,芙蓉迅速准备好了全副武装然后跑出了门,当红暮还在犹豫要不要回去的时候,有一封电邮发到了她的手机上。发件人的头像是一个四叶草。

红暮看完了那封电邮,然后回头看了看邮件的标题。

“所以说,你准备怎么办呢?”

的确,对于目前的她,的确要思考怎么办了。

红暮快速地构思好了一套反应动作。

然后就从这第一步开始吧。她这么想着,拨通了手机。

End Cross Vision:红暮

Cross Vision:Lein

“这不是才早晨8点么……”Lein被手机电话吵醒,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他从床上蹦了下来。

竟然是金海鸣的电话。看起来是验收的结果来了。

“喂,有什么事情?”

听完了金海鸣对装甲的评价和请求后,Lein立刻开始盘算怎么收拾东西。

“嗯,好的,好的,估计明天可以做好全部的准备,到时候会派专机接送?我有这么大排场么?”

手机对面传出了大笑声。

“啊,对,也是,那套东西用车估计装备不下,另外你这是要离开一阵子?保重啊。”Lein这么祝愿后,挂掉了电话。

金海鸣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单纯的甲方。

该怎么说呢,以前还觉得她是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类型的人物,结果越是一起共事,越是觉得自己的成见实在是愚蠢。

哪有大小姐和你比赛装配火箭喷射装置的速度的。

哪有大小姐为了一件工具的用法和你吵上半天的。

哪有大小姐仅此为了『这个看起来很酷』就自己擅自修改设计图的。嗯,可能一般的大小姐会,但是绝对不会自己改设计图。

所以,Lein对这个不一般的大小姐,产生了兴趣。甚至还妄想过同居会怎么样——毕竟将实验室搬去她家和同居没什么区别了。

当然,Lein知道这毕竟是妄想,就是刚才这个电话算是的确分配给了Lein一个新的实验室,那个地方也是在城外的李家。Lein理解这其中的原因,毕竟在富人区捣鼓装甲发出巨大噪音的话,金海鸣的邻居会抗议的吧。

不管怎么样,是时候开始收拾东西了,明早如果还没弄好的话,金CEO恐怕会生气的吧。

End Cross Vision:Lein

 

Chapter Intermezzo:END


 

NEXT Chapter: ~Fling a Light into Future~ 未来之炬

下集预告:

“Lein,别对我的品味擅自评价好不,啊对,天明和地枢的品味包含在内。”

“喂喂喂,天明先不提,地枢她……喂别将那扳手挥下来啊啊啊啊啊——”

“给我站住别跑!”

× × ×

“我要给你的名字是『丁香Lila』,和你的姐姐相配,还是说你要『冰火Rimefire』?虽然很酷但是我已经给别人了。”

“这个代号有什么秘密么,海鸣姐?”

“啊,将它当作花名就行了,花——名——。”

× × ×

“亚玛丽欧·维拉蒂安小姐,请问有没有一种能开人脑壳的能力,或者说你们有没有这种能力者,我想借一个。”

“哈?”

“嘛,你们借走了我妹妹,我要你们支付押金,不算过分吧。”

“能力者倒是可以借给你啦,但是开人脑壳,你的头脑太死板了,能力者可不是那么无趣的。”

“那么有能瞬移砸人头,或者隔空打人脸的能力者么?”

“………………………………………………仙凤司令救命…………”

× × ×

“对,就是这些卡片,你给他们起个名字罢。”

× × ×


 

~???~

“是的,我不得不违反对您的承诺了。”

“啊啊,没关系,她们两个都过得蛮不错的。”

“嗯,您理解就好,是对面先将火烧过来的,如果我们不介入的话,她们的情况也不会好多少。”

“对,您看这份文件。”

“啊,是这样么,仔细想想大概也是可能的吧……不对,您提出的是唯一的解释。”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保证她们的安全,谢谢您的理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