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下水】2015年高考 广东卷 如一

如一

『一沙一世界。』——题记。

 

一切来得都如此突然。

原先拥有的整个世界,就如海滩上的沙砾一样,瞬间被突入齐来的事故洗刷干净。

本应过着贵族的生活,现在却只能作为平民生活着。

这应该说是这个少女唯一的宿命了吧,毕竟她并没有做过什么,而她的父母也同样没做过什么。

 

如今,家破人亡的她曾经的家庭,所留下的痕迹只有幼年时肆意探险的后山了。

就这么在无人问津的山和森林中消失,大概也是符合她的结局了吧。

这么想着,她回避着他人疑惑的目光,走入了破败楼阁的深处,向那个归宿走去。

 

令她惊讶的是,不知道为何,她仍旧记得山间的一草一木,以及每条河流,每丛灌木,乃至当年无意之间放进嘴里的野果的香味,都和十数年前别无二致。

这块土地,丝毫没有任何改变,哪怕这十数年之间,山外的世界更替了得主,山外的人们经历了生死,山外的天也曾经被战火笼罩。

但,这里的河流仍然流淌如一,这里的古木永远生长如一,这里的生命仍旧繁衍如一。

少女真的想和这里的那些没有智慧的生命一样,但是目前她能做的,只是毫无意义地向山顶攀登。

自己的记忆之中,对于爬山,少女没有任何的好感。山顶的景色固然漂亮,但是她一直固执地认为山中的景色于自宅外灯红酒绿的世界相比,乏味不少。

一成不变的鸟鸣,一成不变的沙沙声,一成不变的寒风——而外界那钢铁雄鹰的引擎轰鸣,华灯夜下的万紫千红,和回荡在空气中的那种自由相比,无论谁都会去选择后者的吧。

她也曾经问过自己的家人,为什么不修建一些类似于缆车一样的设施,来跳过这段无趣的旅程,而得到的答复永远是“等你长大了,你就会知道。”

但现在看来,她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至少在从世界上消失之前,再爬上一次山顶吧,就像自己幼年时一直做过的那样。

 

仔细想想,自己的少年时代,已经和这自然相隔太远。因为向往那灯红酒绿的世界,少女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学习着各种或许有用或许没用的知识,也强迫自己去参加各种各样的交际。但是,在自己的整个世界都突然消失的现在,这些努力看起来毫无意义。

 

最终,少女登上了山顶。

然后,她向远方望去——山下的世界一片漆黑——那么就这么融入这漆黑的夜里吧。

一阵风吹过,被树叶的声音惊吓,少女停下了脚步。

她想起了数十年前,第一次登上山顶,看到山脚下的那个世界的第一个想法。

“世界真大啊。”

但是,哪怕是这么大的世界上,仍旧有这么一座山,不管外界如何变幻莫测,其仍旧矗立在那里,风照样吹,鸟照样鸣,万物荣枯如一。哪怕外界已经被战火笼罩,哪怕钢铁雄鹰已经停止长啸,哪怕灯红酒绿的夜晚已经熄灭。

少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来路,又看了看山脚下那个自己曾经向往却现在又无比遥远的世界。

“世界真小啊。”

她顺着那来路,又走了回去。

如果无生命的草木都能始终如一,那么有智慧的人又怎么能在这『自然』面前放弃自己呢?

 

『一花一天堂』——后记。

 

 

Nemo Ma

于加拿大安大略奥沙瓦

东木山庄 作

二零一五年六月零七日

嗯,这文章的初步立意和发展,是我看到题目后30秒之内立刻就构思完毕的。
然后我在AC文学9课和群里面人说,你们给我计时50分钟,我将它写出来。
然后刚刚好花了45分钟,写了1200字左右。

本来是想弄个土地公一样的角色来做开导役的。但是,少女在走进那山的时刻,其命运就注定了。你不需要开导一个不想死只是在寻找自我的人。
解铃还需系铃人嘛。

1 Comment


  1. 冴冴好厲害,現買現賣。
    -別忘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